河南省金银珠宝检测中心欢迎您!

· 关于我们· 联系我们

教育培训

教育培训

最新资讯

珠宝常识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教育培训 > 珠宝常识

珠宝常识

四川南红玛瑙涨价百倍 疯狂采挖土地大面积塌陷

四川南红玛瑙涨价百倍 疯狂采挖土地大面积塌陷

本文摘要:在九口乡山顶,彝族人三两结伴,等待城里的商人上山选料 在四川省美姑县,山里人为了寻找玛瑙挖了大量的深坑,土地大面积塌陷,植被消失。

QQ图片20151009134659.png

QQ图片20151009134717.png

上图:在九口乡山顶,彝族人三两结伴,等待城里的商人上山选料

QQ图片20151009134733.png

QQ图片20151009134751.png

在四川省美姑县,山里人为了寻找玛瑙挖了大量的深坑,土地大面积塌陷,植被消失。

近日,一则关于“南红玛瑙”的消息,将大凉山里一条“灰色产业链”展现在外界面前。

四川大凉山美姑县,山里人成群结队携带工具,挖出数十米深的“巨坑”,盗采玛瑙原石。

南红玛瑙,古称“赤玉”,质地细腻油润,因稀缺而成珍品。

2009年起,凉山州美姑县发现的新矿床,让“南红”重新回到各路资本的视野,原石价格从最初的几十元一斤,涨到现在的几十元一克,一块拳头大小的精品原石价格近百万,6年间几乎疯涨数百倍。

红色的石头,改变了一批追逐者的命运。

玉石专家参加各种节目推广南红玛瑙,令其价值成百倍增长;倒卖玛瑙的商人,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,在业界也登堂入室,从江湖踏入庙堂;在深山中挖掘南红的彝人,很多都放弃了祖辈耕种的农田,有些人暴富,有些仍在为生计发愁;暴富的人或染上毒瘾,挖矿的人或命丧土石。

他们只在意暴利,并不在乎对环境生态的破坏,于是,被挖出的巨坑,随着渐渐降低的地平面,呈现在眼前。

“疯狂的石头”

很多时候,南红玛瑙哪怕是原石的身价,都以千、万为单位。

64清早,西昌市海门渔村的南红玛瑙城里,百余米长的“十”字形主街上已经挤满了“选料”的商人,杂乱的口音告诉别人,他们来自全国各地。

这是国内南红玛瑙交易量最大的市场,几乎每天都要挤进五六千人。

街道两边的商铺里,售卖着加工成雕件和首饰的成品,门外地摊上,摊主摆放着未经雕琢的石头,其中大多数被切开,露出鲜红的肉身。

一处地摊前,一名男子用强光手电,顶在一颗蛋黄大小的石头表面,光晕沿着手电边缘扩散成一圈。

再把石头凑近,反复摩挲、端详后,男子判断这应该是块成色还不错的南红玛瑙。一番讨价还价,男子最终花了1800元。

他丝毫不担心买贵了——在几家商铺,同样大小的雕件能卖到18000元,即使几颗直径不足1厘米的玛瑙串成的手链,也要8000元。

此前最著名的产地在云南保山,因其产地而得名“南红”。

2009年,凉山发现南红玛瑙,按照色彩优劣,分为锦红、樱桃红、柿子红、玫瑰红等等,因为少有裂纹和杂质,被看做比保山南红更好的上等料。

媒体报道见证了南红玛瑙身价逐年走高的轨迹。

20113月,一篇《稀世之珍,南红归来》的报道提到,国内首次高规格南红玛瑙展,在北京国际珠宝交易中心亮相,这成了高端南红玛瑙重回市场的起点。

一年后,一名古玩商在重庆市文化宫展销南红玛瑙时,30余件作品在三天内被抢拍一空,最贵的一件达5.8万元。

2013年,原本1公斤只有几百元的南红玛瑙,在产地凉山最低也要3千元,高的可达3万元。

外界感叹,十年间价格上涨千倍,南红玛瑙成了“疯狂的石头”。

 “红透了”的背后

 清朝时南红玛瑙多是皇家贡品,或用于做官帽上的顶珠,因为少在民间流传,被看作稀世珍品。

“物以稀为贵”,1972年时,南红玛瑙的毛料每吨也能卖1500元,“当时一个正处级干部的工资才30块钱。”

在文化价值和资源稀缺之外,南红价格上涨也与人为推广有着直接关系。

血色南红

QQ图片20151009140900.jpg

 

QQ图片20151009140917.png

山顶遍布着数不清的玛瑙矿,矿井顶端是两米见方的开口,山里的彝族人用镐竖直挖下去。表层的玛瑙原石这些年早挖光了,为了寻找新的矿藏带,当地人继续向下挖,很多坑深达10多米,没有一丝固定,“发现了玛瑙,他们就横着挖,很多矿就是这么塌的。”

塌矿死人的事,在九口甚至美姑已经不算秘密,“几乎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塌一次,塌一次就要死几个人”,好几名在美姑生活的汉族人说,最严重的一次在农作乡,七个人被埋在里面,全死了。

九口乡的矿区,最大的塌陷有两三个足球场大,光秃秃的塌矿区里仍然留着挖矿的镐头和手推车。即使家里死了人,其他成员仍然会继续从事挖矿的营生,他们不清楚塌矿区不能再挖的道理,只清楚玛瑙能卖很多钱。

南红走俏的最大受益者,就是最初进入这行的商人。

饿汉的盛宴

其实早在2012年,美姑县就已经出台禁令,整治南红玛瑙的私挖盗采。一名不愿具名的政府工作人员说,禁令依据的是矿产资源法,无论地上物归谁所有,地下矿藏的所有权都属于国家,“更现实的问题是,因为长期不合理的采挖,土地生态已经被严重破坏。”

禁止私挖盗采的同时,为了不违背市场规律,美姑县决定拍卖采矿权,计划今年上半年对九口乡、瓦西乡、洛莫依达乡等玛瑙矿区进行拍卖,但直到现在没有丝毫进展。

矿权拍卖悬而未决,执法与盗采尴尬地共存着。截至去年底,美姑驱逐了3万名盗采者,但盗采仍然存在。

11日下午,执法队再次进山,一处山头上,百余名采矿的山里人,像蚂蚁一样往山脚逃散。

“执法队每次来,他们就跑,执法队走了,他们再回来。”祝康说,对于穷了几辈子的山里人来说,金钱变得真实又触手可及,土地与家园太遥远,在财富面前不值一提。

大凉山人靠天吃饭,年复一年地耕种土豆、苦荞,只有在个别海拔低的地方,才能种上玉米和水稻,一年到头收获的粮食仅够糊口。一些男人外出打工,年收入不到5千块钱,“这回你该清楚,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,玛瑙意味着什么?”

从江湖到庙堂

对于玛瑙商人来说,南红玛瑙不仅意味着财富,更意味着品位和地位。

自己县城里的普通人,因为南红玛瑙有了财富,结交了文化人,有钱人,走进了清闲自在的珠宝玉石行业。

声望的累积让这些商人得到了额外的社会地位。

2013年西昌建成新的南红玛瑙城后,江苏、北京、河南、河南的商人陆续来开店,每天的交易额平均100万。

不只在西昌,在全国大宗交易也是如此。62日,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举办南红玛瑙精品展览,参展商只有三家,但一周的交易量也达到了几十万。

南红玛瑙价格暴涨致市场混乱

南红前几年大涨有价值回归的因素,但这一两年主要是炒作,泡沫过大。原因一是南红缺乏完善的行业标准,等级混乱;二是原石炒作疯狂,已经“面粉贵过面包;三是二级市场积压了太多库存,价格已经涨不动并有所回落。

南红玛瑙市场的各种乱象也增加了后市的不确定性。在美姑的南红玛瑙价格持续飙涨后,各种“外来料”纷纷涌入,有不良商家将其混进高品质南红玛瑙中论克出售,以赚取高额差价。此外,各种造假技术也层出不穷,人工烧红、染色、注胶都是常见的造假方法。

多位专业人士指出,南红玛瑙价格过高、涨幅过快对市场并无益处,因为很难打开大众收藏市场,从而导致路越走越窄,最后可能变成圈内玩家的“自娱自乐”。

 

共有条评论

网友评论

昵称:     验证码:

最新评论进入讨论区>>

友情链接: 福建金润和科技